布依族百科

广告

布依神话有哪些?

2012-02-27 11:05:19 本文行家:潘德阳

布依族神话类别初探●韦韬(哈尔滨师范大学,黑龙江哈尔滨150080)摘要:布依族有着丰富多彩的神话作品,这些神话比较有系统地反映了远古社会布依族先民的宇宙观和美学思想,并在一定程度上客观地记录了远古社会布依先民的生活状况,是布依族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但在民族研究者们的各种论述中,对布依族神话的分类都不是很明晰。为此,笔者尝试从神话内容上对布依族神话进行一个简要的分类,以期能对布依学的研究产生

布依族神话类别初探

●韦韬(哈尔滨师范大学,黑龙江哈尔滨150080)  

   摘要:布依族有着丰富多彩的神话作品,这些神话比较有系统地反映了远古社会布依族先民的宇宙观和美学思想,并在一定程度上客观地记录了远古社会布依先民的生活状况,是布依族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但在民族研究者们的各种论述中,对布依族神话的分类都不是很明晰。为此,笔者尝试从神话内容上对布依族神话进行一个简要的分类,以期能对布依学的研究产生一定的启发和有益的作用。

关键词:布依族;神话;分类

中图分类号:C9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6644(2009)020n304

 

布依族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少数民族,人口众多,在全国少数民族中属于比较大的一个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布依族创造了丰富多彩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形成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世代传承的神话传说。布依族的这些神话传说,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语言生动,经过世代相传的不断加工,不仅解释了天地万物的来源和人间万象的产生,以及风俗习惯、人物故事、生产生活等,还包含了丰富的道德观念和古朴的哲学思想,反映了布依族人民在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和思想感情,也显示了布依族人民的聪明智慧和艺术才华,对研究布依族的社会历史、风土人情和语言艺术等方面,都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成为一宗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

从目前我国通行的标准分类中,一般把“神话”列为民间文学。而布依族神话,主要有散文体和韵文体两种流传形式,且同一故事的两种流传形式之间,又略有不同。在布依族神话作品中,有着广阔的神游世界,自然界的动物、植物,以及江河、山石和人造的东西等非生物,一切都被赋予“灵性”显示出“神”的力量。比如:社神是保护村寨的神灵,村寨人丁的兴旺、畜牧的平安、收成的好坏,都赖于社神的庇佑;山神则是山的主宰;石神能保佑小孩快长快大,聪明伶俐;凡是水的地方,则都归龙神管辖;灶神是体查人间善恶的神;门神是家庭的守护者;雷公(雷神)是主持公正,除暴安良的神,等等。

本文主要从布依族神话的内容出发,笔者认为初步将布依族神话简要划分为:(1)创世神话,即开天辟地与宇宙、人类形成的神话,以及造人烟的神话及神话古歌;(2)英雄神话,包括射日神话、洪水神话及神话古歌;(3)自然神话,即对自然界各种现象的解释的神话,包括对日月星辰、山川草木、风雨雷电、虫鱼鸟兽等自然现象和自然物质的产生进行解释的神话传说。(4)风情神话,即关于各种民族风情、节日以及歌颂青年男女爱情的神话及神话传说。这些神话,虽然以造天地、日月、造人烟等不同的故事各自独立成篇,但综观整体,实则是一个有联系的统一体。通过这个连贯的统一体,能比较有系统地反映远古社会布依族先民的宇宙观和美学思想,也在一定程度上客观地记录了远古社会布依先民的生活状况,反映了布依族的民族文化精神,并对后世民族文化产生着源远流长的影响。

()创世神话。创世神话叙述的是世界以及人类怎样产生的过程,在神话学领域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对揭示一个民族的宗教情绪和神话思维很有意义。而且,有学者曾指出,布依族神话的主体是创世神话。因此,此类神话应是布依族神话的核心部分,主要包括开天辟地与造人烟的神话和神话古歌,有“力嘎撑天”、“砍木造人”、“盘果王”、“造万物歌”、“洪水潮天”、“赛胡细妹造人烟”等。这些神话集中反映了布依族先民的原始宇宙观,以及对天地万物和人类起源最初的认识和解释。比如:

从《力嘎撑天》里我们看到:最初天地只隔三尺多,没有日月,不见星光。身高九尺力大无穷的巨人力嘎把天撑高以后,“拔头发当钉子把天钉牢,牙齿变成满天星星”,“拔牙流下的血,就变成了彩虹”;力嘎累了,“喘出的气就变成了风,淌下的汗就变成了雨”;天钉牢了,“挖下自己的右眼,挂在天的东边,就变成了太阳;挖下自己的左眼,挂在

天的西边,就变成了月亮。⋯‘力嘎死了之后,大肠变成红水河,小肠变成花江河,膝盖和手腕变成了山坡,骨骼变成石头,头发变成树林,眉毛变成茅草,耳朵变成花……”。

《古歌“造万物”》认为世间万物都是布灵(布依语“人猿”之意)造出来的。而布灵则是由宇宙问一个绿扁块和一个红圆砣相碰起火花后生出的。布灵先是把清浊二气如捏糍粑一样,造了十二层天和十二层地;然后布灵把汗毛全部拔光丢到地上,根根汗毛冒出青烟后变成一个一个的人,从此地上有了人;最后他牺牲自己,献出全身,造出了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山川I河流等自然界的万物。这时他只剩下一颗心、一个舌头和一只手了,他把心掏出来丢到地上,变成一个勒灵(布依语“象小猴的娃崽”);然后由勒灵带领大家抗击豺狼虎豹,创造了人们生产生活所需的各种东西。从此,世间才有了万物。

《洪水潮天》则是这样说的:雷神在天上睡懒觉,不给人间降雨,造成了大旱灾。布依族祖先布杰就将雷神捉到人间并囚于笼中。雷神乘布杰外出时骗其子女伏哥和羲妹得以逃脱,临别时送给兄妹俩一粒葫芦种子,并嘱咐其种植葫芦避水。等兄妹俩种下并长成葫芦后,雷神大施淫威,造成人间发生了大洪水,使得人烟绝灭一片荒凉,只有伏哥和羲妹俩坐在葫芦中得以生存。为重衍人类,兄妹各抱一扇石磨从南北两山往下滚,最后石磨合拢,兄妹成婚。婚后生一“肉陀陀”,夫妻俩将其砍成碎块撒向四面八方,重新繁衍了人类……。而《赛胡细妹造人烟》布依族神话古歌故事情节则更为曲折复杂,但与神话故事《洪水潮天》中“兄妹成亲”的情节相似。故事描述天上众神向凡人逞凶作恶,不打雷下雨,造成大旱。布依族祖先布杰见雷公作恶,十分生气,就上天去把雷公捉下凡间,要加以惩治。后来雷公逃脱上天,泛起漫天洪水,要淹死布杰和所有的凡人。机智勇敢的布杰再次上到天庭,斥责了雷公和众神以后,捞起太白星君的龙头拐杖,潜入滔滔洪水,游到东边天脚,一连捅了九九八十一个洞,消除了洪水。由于劳累过度,布杰在海底献出了生命。布杰死后,四肢变成了撑天柱,嘴巴变成了东海龙宫,牙齿变成了龙宫里的白玉柱,两只眼睛变成宫灯。洪水消退以后,凡人也被淹死殆尽,只剩下赛胡细妹两兄妹,由太白星君撮合,经过几番“滚磨”和“穿针”的神卜,赛胡细妹成了亲,重建家园,繁衍了子孙后代。

此外,布依族神话中还有一则神话叫《盘果王》,主人公“盘果王”其实就是传说中的盘古王。神话说,在远古年代,宇宙间虚无飘渺,一片迷蒙混沌,天地不分,东西南北不辨。盘果王将鞭子一挥,把宇宙辟成两半,上浮者为天,下沉者为地;上有日月星辰,下有山川I草木,天地从此开拓了出来。还有,在《人和动物是怎样来的》中则认为是神“砍木造人”:“第一个神拔来许多树木,他用自己的神斧砍掉了树丫,剩下树干,又把树干砍成一截一截的,然后就开始造(雕琢)人了”。人造(雕琢)好了,“但还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于是神朝它哈了一口气,它便“睁开眼睛站起来”,成了世界上第一个人。所有这些神话,都是布依族先民对宇宙天地万物的形成和人类起源等进行的富于幻想的解释。

布依族摩公布依族摩公


()英雄神话。英雄神话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居于多数,在布依族神话中也是如此,主要包括射日神话、叙事神话及神话古歌。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十二个太阳”、“安王与祖王”,以及“捉旱精”、“锁孽龙”、“当万和蓉莲”等。这些,都是赞美布依族先民征服自然的壮举,鼓励人们战胜自然灾害,具有相对的现实主义特点。

在射日神话的代表作“十二个太阳”中,说的是:古时候天上没有日月,世间黯然无光,聪明能干的布依族祖先布杰经过艰苦的劳动,造成十二个太阳挂在天上,叫太阳一次只出一个。但是,“十二个太阳,脾气真古怪,犟象水牯牛,不听布杰安排”,“一个约一个,十二个一道,同起又同跑,烤在大地上,好比烈火烧”,于是“布杰起得早,霍霍磨大斧,斧头亮晃晃,上山砍樟树。砍来樟树木,做一张硬弓,牛筋搓弓弦,一拉响嘣嘣”,“砍来金竹巅,做了十二支箭,鸡毛插箭尾,支支利又尖”。弓箭做成了,从哪里去射太阳呢?“坳上有棵大榕树,榕树高高长齐天,布杰挎弓箭,爬上榕树巅,等呀等呀等,公鸡叫五遍,太阳出来了,连连发十箭”。“箭头哩噢飞,箭尾闪蓝电,把十个太阳,射落在天边”,最后剩两个,一个慌了神,落进牛滚凼,布杰抱去河里洗,然后又把它抱回天上,这个太阳洗去热力而变成了月亮。这个神话显出了现实与幻想、神力与人力相互交错的景象,具有半神半人的特点。

而“捉旱精”、“锁孽龙”中,这种半人半神的现象已经基本消失。“捉旱精”讲的是布依族祖先翁嘎用葛藤挽成套套,并在田边地角打井挖坑蓄满水,然后再在上面安放又粗又牢的套绳,捉住了经常下山作恶,使人间年年大旱的旱精,人们从此就再也不怕干旱了。“锁孽龙”则是“捉旱精”的姊妹篇。说是相传在旱精被打死烧化以后,他的“老庚”(结拜兄弟)小黄龙不甘心,发誓要为旱精报仇。于是,小黄龙在每年冬天悄悄离开东海,到西北地方去生下许许多多的小白龙;次年阳春三月,小白龙们在小黄龙的带领下,化成股股洪水,奔腾咆哮,直奔东海。他们所到之处,田地冲毁,庄稼淹没,大树倾倒。翁嘎爬到木棉山顶上观看,见山凼凼锁住了许多小白龙,于是就带领众人在所有的山口和山槽地方,垒起了一道道厚实的大石坝坎,砌成了许多坚实牢固的山凼,同时在所有的低洼地带挖起条条水沟。就这样,每年孽龙作恶时,条条小白龙就被锁在凼里。剩下性情倔犟的小黄龙,身单势孤,不能再逞狂了,只好乖乖地顺着低洼地的水沟逃回东海。从此,孽龙被锁住,山洪也就不再发生。在这两个神话中,翁嘎做的都是一系列的人类行为活动,看不见神的影子,其颂扬文化英雄,鼓励人们战胜自然的现实主义的特点也越发明显。

此外,《当万和蓉莲》这个故事说的是:很久以前天上没有太阳和月亮,为寻找光明,当万和蓉莲夫妇忍着剧痛将自己的眼珠挖出来并咬破自己的手腕,还分别吞食了红元宝和白元宝。他们的身体马上燃烧,化作火球飞上天空,从此,天上有了太阳和月亮,人间也随之有了光明。布依族人民为了纪念这对舍己为人的夫妻,就把太阳叫当万,把月亮叫蓉莲。这个故事说明,布依族先民把牺牲个人、保全人类(集体)作为自己的行为规范。这对年轻夫妇之所以得到后人的敬仰,就在于他们为人类寻找光明而勇于献身的崇高精神。神话故事中体现的这种勇于自我牺牲的精神,正是布依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核心所在,这种大公无私的集体主义道德观是值得保持和颂扬的。

至于《安王与祖王》则是布依族的宗教经典,也是布依族民间神话叙事长诗。它叙述了远古时期布依族先民盘果王的的两个儿子——同父异母兄弟安王与祖王争权夺利的故事。其中的安王历经磨难,最终使得正义良善战胜了不义邪恶,弘扬了善良(安王)必然战胜阴恶(祖王及其生母)的正义英雄叙事。

()自然神话。主要是指对自然界各种现象的解释的神话,包括对日月星辰、山川草木、风雨雷电、虫鱼鸟兽等自然现象和自然物质的产生进行解释的神话传说。布依族是一个信仰多神的民族,认为“万物有灵”,把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山水树石等等都视为有神灵依附,作为神圣之物加以崇拜;并认为大自然的万物神灵能够理解和满足人们的要求和愿望,于是就有了社神、山神、龙神、石神、门神、灶神、雷神等名目繁多的神灵及崇拜仪式。对于这些神,也都有一些相应的神话传说和故事。比如:在最具有代表性的《茫耶寻谷种》(有的地方还叫做“老黄狗寻谷种”)说的是:在远古的时候,世间没有五谷,人们吃的是兽肉、野果、树皮。那时,人们都知道在很远很远的西边天脚有二个神洞,洞中藏着许多谷种,但必须要有一个聪明勇敢的人去克服千难万险才能得到。布依族后生茫耶自告奋勇承担这个任务。乡亲们为他作了各种准备,向他祝福,送他踏上了行程。于是,茫耶和他家的黄狗一同出发了。他们一连走了七昼夜,翻过九十九座大坡,爬过九十九座峻岭,战胜了毒蛇猛兽等数不尽的险阻。途中,茫耶带的食物用尽了,马也累了,就摘野果充饥,喝山泉解渴,继续步行。后来得到一个白胡子老人(神仙)的指点和帮助,又艰苦地跋涉了十余天,渡过了恶浪滔滔的红水河,越过了烈焰冲天的火焰山,终于找到了藏谷种的神洞。在洞内与洞神、妖魔、神鹰、神虎等激烈搏斗以后,在老黄狗的帮助下,最终取回了谷种。从此,人们开始了播种耕耘,世问有了五谷。其中,“茫耶”就是“给人们带来米饭的父亲(祖先)”。

还有一些动物神话,如:铜鼓是布依族的珍贵文物和贵重乐器,被族人视为祖宗传物、视为寨族神灵。同时,布依族认为铜鼓是正神,专门主管风调雨顺风调雨顺、人畜兴旺、地方太平,布依寨子少不了它。而龙王水怪则最怕铜鼓,可他们却又偏偏经常作怪,与铜鼓作对。《铜鼓显灵》就说的是:有一年,龙王有意作乱不下雨,使得地方干旱,农作物都快枯死了。于是,铜鼓就飞到河里找龙王算帐。双方在河里吹吹打打,把山都震响了。那河水漫过岸来,激起三丈高,想吞没铜鼓。铜鼓大怒,轰轰作响,变成一只白色巨鹰,叼得那些虾兵蟹将无处躲藏。最后,铜鼓打了一个大胜仗,龙王又暂时不敢作乱了。

此外,关于某一地区山川、风物等的解释性神话说中,有大量作品是运用奇妙的幻想、超自然的形象、神奇变化的手法创作而成的,这些风物神话传说也就可归属于自然神话之中。在这些作品中有神仙解危,菩萨救难,龙王行雨,神灵赶山,神人化物,动物助人等等神奇情节,并把历史人物和神话人物的故事地方化,有时也使用寓言的手法把山川拟人化,或把一般民间故事落实到特定的地方风物上,形

成多姿多态而又独具特色的民间神话传说的一个品种。比如《野猫偷鸡的来历》等,就是对一些自然现象所作的一种朴素的幻想性的解释,而《仙鹤坪的传说》就是其中较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仙鹤坪的传说》说的是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县和册亨县交界的地方,有一片神奇迷人的土地叫仙鹤坪。相传很早以前,开天辟地不久,此地叫做黄花坪,当时一片荒凉,没有花草树木,没有飞禽走兽。那时候玉皇大帝昏庸无能,只知道吃喝玩乐,太白金星、王母娘娘、雷神等进谏也都不听,不管地下荒不荒凉。一天,白鹤仙子在为玉皇大帝跳舞时,拼命进谏,惹怒了玉帝,被玉帝发配到了黄花坪。到了凡间后,在太白金星的点拨下,白鹤仙子毅然献出自己的身体,将乳房变作了座座挺拔秀丽的山峰,鼻孔变成了溶洞,膝盖变成了岩石,肚脐变成了泉眼,筋络变成了山泉,指头变成了树林,银项圈变成了藤蔓,耳朵变成了花朵,头发变成了百草,舌头变成了各种药材,眉毛和眼睛变成了千雀百鸟,牙齿变成了百兽。从此,黄花坪变成了神奇迷人的人间仙境,而且各种生物不断向外繁衍,使得世间有了万物。人们为了纪念白鹤仙子的功德,就把此地改叫了“仙鹤坪”。

()风情神话。它是指关于各种民族风情、节日以及歌颂青年男女爱情的神话和神话传说。布依族的节日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有祭祀性的节日,如春节、清明、端午、七月半等;有生产性的节日,如六月六、四月八、三月三、吃新节等;有社交性的节日,如查白歌节、毛杉树歌节、玩山歌节等。这些节日表现出民族文化的典型特征,具有布依族民族民间的风韵。在这些节日中,几乎每个节日都来源于一个神话传说。这些神话传说(特别是社交性节日)中,其内容又几乎都与青年男女之间的爱情有关。因此,我就把此类民族风情、节日以及歌颂青年男女爱情的神话和神话传说单列为一类并与其它神话类别并列之。

“六月六”节在布依族节日中非常隆重,有过“小年”之称。而且,此节日的由来已有悠久的历史。据清乾隆年间李节昌纂的《南龙志?地理志》记载:“六月六栽秧已毕,其宰分食如三月?然,呼为六月六。汉语日过六月六也。其用意无非禳灾祈祷,?预祝五谷丰盈⋯⋯”。至于该节日的起源,各地传说也有不同。除了祭盘古,供祖先等与布依族的先人“盘古”有关的神话传说外,其中有一个很感人的说法是:从前有个叫抵师的布依族后生,聪明能干,开朗乐观,而且有动人的歌喉。他常在农活之隙,引吭高歌,他的歌声和人品感动了玉帝的一个女儿,她下到人间与抵师结为百年之好,夫妻百般恩爱。谁知好景不长。不久,仙女下凡的事让玉帝知道,他不允许自己的女儿与凡人婚配,就派天神下凡拆散了这一对恩爱夫妻。离别时,仙女含泪送给抵师一只宝葫芦,告诉他,每年的六月初六她将在南天门与他遥见一面。抵师遵嘱不再续娶,并于每年六月六到河边与天上的妻子相望,直到享尽天年为止。后来,布依族人民为歌颂他们坚贞的爱情和表达对仙女赠送宝葫芦的谢意,每年六月初六这一天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家家户户制作五颜六色的糯米饭,男女青年谈情说爱,选择意中人。据说这天选中对象的人将会很幸福,因为他()将得到抵师和仙女的保佑。

又如每年农历四月初八,是布依族传统重要的“牛王节”。关于这个节日的传说是:相传刀耕火种年代,布依族烧山开荒时烟火熏黑了天宫。玉帝龙颜不悦,命牛王下界传旨,人类三天才准吃一顿饭。牛王善良忠厚,见人们艰苦劳作,就私改圣旨为一天吃三顿饭。玉帝为此而将牛王贬谪凡间并帮人们拉犁干活。从此,天下才有了耕牛,布依人也才摆脱了拉犁的劳苦。而且,牛王被扔下凡间的时候还跌掉了上牙巴,至今水牛都没有上门牙。为了纪念牛王,每年四月八这一天,布依族人们都要停止用牛做活路,让牛好好地休息。同时,还要用苏木、黄饭花、紫荆藤、枫香叶等天然植物的浸泡汁做成红、黄、紫、黑、白的五色花糯米饭,再用糯米酿制的米酒,一同慰劳耕牛。待牛吃过后,人们才设宴开张,一面用手抓起五色花糯米饭吃,一面饮酒吃肉,共庆牛王的生日。

在这类神话传说中,《杉郎和树妹》也是一则生动感人的故事。相传,杉郎和树妹相亲相爱,树妹歌声优美能引百鸟来祝贺。一天,树妹不幸被魔狼抢走。为救树妹,杉郎不辞艰辛追到魔狼洞要除掉魔狼。最后,杉郎在白胡子老者(神仙)帮助下救出了树妹,在乡邻帮助下两个成了亲。然而,魔狼死后不死心,变成千万只蝗虫来吃秋苗。为驱赶蝗虫保庄稼,杉郎和树妹不辞劳苦,妻唱夫和,最终把蝗虫赶下九天喂了金猫。庄稼保住了,但树妹和杉郎却过于劳累,树妹先于杉郎离开了人世。树妹死后,杉郎痛不欲生,三天后也离开了人世……。后来,并由这则神话故事产生了布依族的“毛杉树歌节”。这则故事所表现出来的杉郎和树妹对爱情忠贞不渝的高尚品德是值得肯定的,他赞美布依族青年男女之间纯真的爱情,对激励他们反对封建宗法婚姻,争取恋爱婚姻自由有着重要的积极意义。

除此之外,单纯描写青年男女爱情的神话传说也不少,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岩岗和竹娥》,它描述了年轻夫妇岩岗和竹娥经过曲折的斗争后,到天上团圆的故事。故事说的是:竹娥被头人逼迫,不甘屈辱,跳下滔滔江河自尽。竹娥跳河时,头人抓住她的一根飘带,飘带显了灵,挣脱头人的手,变成了美丽的彩虹,接住了竹娥,竹娥就踏着彩虹上到月亮里成了仙女。竹娥上天以后,岩岗被头人抓去关在水牢里。一天,岩岗发了虎威,砸烂了水牢,打死了头人。头人死后,在阴曹托梦叫他老婆为他多烧些纸钱。头人得到他老婆从阳间烧来的很多纸钱以后,就在阴间大肆收买阎王和催命小鬼,阎王答应了他的请求,提前勾去了岩岗的命。当晚,太白星君托梦给岩岗,教他如何对付。第二天,岩岗按照太白星君的话去做,当黑煞星奉阎王旨令把他送到太阳上去烤死时,在半空中,他说:“啊呀,好凉快呀!好凉快呀!黑煞星不解其意,心想:太阳这么烫,岩岗反说凉快,真是怪事。于是黑煞星问道:“你为何感到凉快?”岩岗说:“多谢你送我到太阳上呵,要是送我到月亮上,那我就完了。”黑煞星为把岩岗弄死,就把他送到月亮上去。哪知,正好把岩岗送到了月亮上去与竹娥团圆。而且,这则神话故事中的竹娥就有些类似于嫦娥。

参考文献:

[1]孟慧英.布依族的神与宗教[J].贵州民族研究,1987(4)

[2]陈玉平.布依族神话人物简论[J].民族文学研究,2000.

[3]刘亚虎.近十年中国少数民族神话研究概况[J].长江大学学报,2006

[4]陈立浩.论布依族的风物传说[J].贵州民族研究,1990

[5]本书编写组.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龙县卷.安龙县民族事务委员会,19891O月.

责任编辑:兰元富

参考资料:
[1] 《贵州民族学院学报》2009年第2期
[2] 布依之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93e6e0100o4mc.html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潘德阳我是布依族的儿子,我深深的热爱着我的民族!